鸽子

鸽主,来收图

嗷嗷,谢晨晨

郝晨:

 @蔺晨   答应你的,你们两口子的。



 @九方堇晴  还有你的白月光。


 



 


 @沈剑秋  沈三傻,对不起党花的长相,口亨。

【谭赵】故人初识番外之回家

饺子,这篇番外我很喜欢~家 等着剩下的那篇番外

饺子皮®:

前情提要:→本文目录←




        对于“家”这个概念,很多人有很多不同的理解。


        有的人认为,家是自己辛苦赚来的一套房子;有的人认为家人在哪,哪就是家;有的人则文艺的表示,吾心安处即是家。


        然而谭宗明和赵启平对“家”则有着不同的理解。


       


        赵启平很喜欢谭家主宅,觉得没有老谭在家的主宅住起来特别舒服,简直是完美的地方。他特别喜欢自己一个人去住,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阵子老谭去“喝茶”时烙下的病根。主宅周围院子大,十分安静,书房里藏书又多,谁也打扰不到,让人有一种住在博物馆的快感。扭亮地灯,任暖光流泻,如果不忙可以打发无数个昏困的下午,这个时候要是来点音乐——对,唯一令人遗憾的是谭宅里没有一套让人满意的音响。倒不是谭宅的音响不够高级,算起价格来,要比赵启平家那套贵多了。但是音响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不是越贵越好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心理因素作怪,赵启平还是觉得在自己那个装了隔音与吸音软垫的小书房里,听自己辛苦攒钱一件件配出来的音响最舒服。


        谭宗明倒是也蛮喜欢赵启平那套公寓。赵启平品味不错,一间小小的公寓被他收拾的干净清朗,很有一个独居医生家的样子。谭宗明一直觉得这套公寓就是他俩定情的地方,是赵启平向他敞露心扉的地方。他时常怀念被赵启平铐起来的那次,他的嗲赵在他身上鹿眼濛情、摩挲耸动的样子。有时候觉得被铐起来也挺好玩的,可能是不想让那头小豹子太得意,所以谭宗明从来不主动要求被绑或者被铐起来,虽然他很渴望这么做。


       


        然而在一个春风迷醉的晚上,两个人约好“回家”做羞羞的事情,到家后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对方,两个欲火焚身的人通了电话才发现——赵启平在谭宅,老谭在赵家。


        你在我家,我在你家。


        到底是因为爱屋及乌,因为爱上对方而喜欢对方的家?还是本能的认为对方口中的“家”才是“对方的家”?


        总之又纠结又别扭,谁也不肯说“搬来与我同住。”或者“我们同居吧。”虽然这两个人如果晚上能凑到一起,都是在一起过夜的。但是过夜的地点,可能是任何一个地方——谭宅、赵家、老谭的小公寓、甚至是酒店的房间。


        就是没有一个共同认可的“家”。


        所以老谭特别享受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赵启平自己一个人住在谭宅的感觉。好像那个人在家等他似的。可一旦他出差毕回了上海,赵启平就把他在主宅的东西收拾的干干净净,偶尔回来过夜,除了几本书几乎不会留下任何东西,走的时候好像一片风吹过去一样。


        老谭想起这个来就牙痒痒。


        然而此刻,赵启平还在谭宅等他,他只能咬咬牙,驱车回家。




接下来让我们走链接。


微博长图片


AO3










       ……看着谭宗明流露出的怜惜的眼神,赵启平唇边勾起得意的笑容,跪在情人身体的两侧,腰身后弓,扶着那根缓缓地坐了下去。


        然后提出了一个对方完全拒绝不了的要求:


       


        “老谭,操我。”




·FIN·


→本文目录←


家家点的梗是:



我选在汽车引擎盖亲吻某处,老谭这么爱车,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亲亲,特别暖w



这个梗将在下一个番外里出现。

【楼诚衍生/谭赵】我等你到35岁 (完结篇)HE

南康的我‘等’你到35岁,再到谭赵的我等‘你’到35岁。谢谢斓斓给这句话一个新的定义~

翊斓:

* 最后一章甜美的糖送给你们!让你们等了好久了~(づ ̄ 3 ̄)づ


* 我想表达的意思不知道你们看明白了吗?


* 接上文请戳这里: 所有文目录






Chapter 17


蔚蓝如洗的天空,悠闲的飘过几朵白云,和煦的阳光透过云层倾洒而下,天间染成了橙红色。


赵启平背着双肩包走在一条通往天际的公路上。孤独的道路两旁是荒凉之地,长着郁郁葱葱的植物,灌木、泥土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光芒。


荒芜的道路上只见他一人前行的身影,空气中热浪翻滚,缭绕的热气从地面散发。四周的景物在热气的熏染下,变得眩晕模糊。


赵启平的额头布满汗水,几滴沿着鬓角滑落,他抬头望了眼那通向天际、一望无际的笔直道路。双肩包正沿着肩膀缓缓滑下,他双手抱住包,抖了抖肩膀将它重新背在肩上。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哼吟着轻松愉悦的小曲调,惬意悠闲的继续前行。


旅游的时光永远让人忘却烦恼,过去的忧伤岁月随风散去。赵启平的心渐渐平稳祥和下来,他已很少在怀念过往,更多是抱着一颗虔诚的心憧憬未来。


哼唱的曲调在寂静的道路上流转,清风拂过,灌木树叶的沙沙作响声和曲调融合,演绎一曲唯美的乐章。


渐渐曲调被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所代替,道路的尽头缓缓驶来一辆车。车子内的男子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胳膊肘撑在车窗处,手指撑住额头,望向远处的眼眸幽然深邃。车内响起潺潺流水般浅吟低唱的歌声,丝丝悸动着他的心底。


“I never felt nothing in the world like this before


Now I'm missing you and I'm wishing you would come back through my door


Why did you have to go?


You could have let me know


So now I'm all alone………”


男子轻轻点奏的手指停住,各种情绪在心底流窜,他握近方向盘,仿佛这样才能抓住生命中最主要的那人,眼眸蒙上了一层迷雾的雾气,思绪随着歌声飘扬到远处。


陆菍葭附有深意的话的确给了谭宗明不少的暗示,但是那也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其中的细节还需谭宗明自己挖掘。


谭宗明回想起来那些年和赵启平一同去往的风景线,一个人拉着行李箱故地重游。


每一处风景都蕴藏着两人的情意,从荒凉的沙漠戈壁到梦幻天堂的海天一线,从雄伟挺拔的山脉到异域风情优雅的教堂。


谭宗明站在教堂的圣母像前,当年两个人的梦境在眼波里跌宕起伏,冰冷的十字架在温煦的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彩。回忆的乱线渐渐散开,清晰的思绪涌上心头,陆菍葭的话穿过迷雾散着希望的曙光,他忽然恍然赵启平为何离开。晦涩微黯的眸光闪了一丝明亮的光彩,灼热的光辉在其中流转,仿佛要烧掉一切。


他双手合十,微微弯曲在圣母像前虔诚恭敬的许下愿望。睁开双目转身的那刻,一丝潋滟波光清晰的在脑袋中一闪而逝。


当年的赵启平曾和他说过这样的话,“爱情于我不过就是深爱之人可以配我走出寂寞和孤独。”


徐徐而去、缓缓流淌的思绪回到现实,谭宗明幽然的眼眸中倒影着一名背着双肩包男子的清晰身影。他缓缓将车行驶到男子身旁,嘀嘀按了几下喇叭,清脆的鸣笛声回荡着孤独的道路中。


继续前行的赵启平闻声回头,微眯的双眸渐渐瞪圆,瞳孔微缩。


从停稳的车内走下的谭宗明啪的一把关上了车内,他站在车旁直直的看着赵启平。


遥远的异地,荒芜的道路,红尘中相逢的美好似旖旎的梦境,动人的血液流窜声和心脏的跳动声奏响一曲爱的篇章。


谭宗明眼眸里带着眷恋,一步步走到赵启平的面前。他看着赵启平清澈的眼中溢满自己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舒适的弧度,指尖轻碰了下赵启平额前的碎发。


“那个约定还要继续吗?”


烈日的阳光远不及谭宗明手指带来的灼热感,额头处火辣辣的感觉蔓延到了心底。身体的热气喷涌而出汇聚到了脸颊,赵启平觉得自己似乎融化在这热度中。


“你的35岁几天前已经过了吧。”


   “的确,已经过了。”


“我说的是,等‘你’到35岁吧。”赵启平加重口气,抬眼斜睨他。


谭宗明冷峻的脸庞柔和下来,绽放了诱人愉悦的笑容。他一把用力将赵启平抱在怀中,手指附上他柔软的碎发,嗅着他身上的淡淡清香。低沉性感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如涓涓流水般淌过赵启平的耳畔。


“所以,这次换我来等你,我等你不止到35岁。”


耳畔旁的声音让赵启平眼眸氤氲了薄雾,他动了动僵直的手指,附上了谭宗明的后背。


车内未暂停的乐曲还在吟诵着,悠扬的歌声透过车窗传遍道路,徐徐飘荡在他俩身旁,潺潺流入心底。


“So baby I will wait for you


Cause I don't know what else i can do


Don't tell me I ran out of time


If it takes the rest of my life………”


赵启平放松姿态,头在谭宗明的颈窝处蹭了蹭,闷声懒散的开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一开始也不知道,但是实在是太想念你了,就顺着想念的感觉寻来。这不就找到了吗。”


赵启平伏在他后背的手轻拍了下,嫌弃的撇撇嘴:“你以为我会相信?”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我是找到你了,就不会在放手。”


赵启平挣扎想推开他,可是却被谭宗明桎梏住动弹不得,他叹了口气。


“要不要答应你的决定权可是在我这。”


“所以才说,这次换我等你,多久都可以。”


“你会等我多久。”


“会比永远多一天。”


谭宗明坚定和煦的光芒在眼中亮起,在赵启平的头顶印下一个轻飘如风的虔诚之吻,眼眸柔软的仿佛将一切融化成一滩水。


最孤独的公路在这一刻,不在孤寂。它印证了一对情侣那份独一无二的幸福心动,点点波澜从心里扩散。橙黄的晚霞给两人染上了一抹唯美极致的艳色。


如果爱一个人,那么请大声说出口。激情如火焰,绽放的那刻绚丽夺目,而凋谢的那刻凄凉落寞,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把握今宵才能让永恒的花朵永久盛开。


---------------------------这里是彩蛋----------------------------------


安迪:陆小姐这就是对方公司的全部资料了吗


陆菍葭:对啊,还有什么问题吗


安迪:你不是说对方的董事长是外国人吗


陆菍葭:是啊,纯种的外国人


安迪:那为什么会姓明啊= =


陆菍葭:谁知道啊┑( ̄Д  ̄)┍


---------------------------这里是彩蛋----------------------------------


不知道我想表达的意思你们理解了没有?


求那位宝贝赏赐我一篇长评呀!!!!(短评也行!)跪谢了orz


我想知道我最初的愿望有没有实现,你们对这个标题有什么想法和转变吗?


另,对彩蛋内容有问题的请找册册!

手滑

最近小伙伴们各种手滑打错字   

我今儿个也手滑了一次。。电脑又不好撤回  手滑的锅  

把老师打成老鼠...我对不起人类灵魂工程师  我自己都笑抽了  哈哈哈哈哈

下次打字一定要看清了再发!!

雨过天晴  心情格外好~低气压过了  咱们要一直在一起  

【明家全员】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酸酸甜甜?心疼大哥大姐  我喜欢这篇文某种意义上的传承

酒昧:

*明家姐弟亲情向,楼诚,台丽,风镜

*脑洞来自上一篇lo,关于那些明楼也曾是明家小少爷的日子

*日子太苦,写点甜的

*一发完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1】

明楼还是没有穿大衣出门。

米白色的大衣被他塞到两盆枝叶油绿的君子兰后面,明镜第一个发现,浇花的铜水壶还没来得急放下就夹着大衣冲出了门。明家那扇价值不菲的红木门被明大小姐撞得一晃三响,老管家忙着去扶门,就没来得及扶住明镜。明镜跑得快,长马尾在脑后甩着打晃,裙摆迎着风都给掀到膝盖上面去,老管家一边哎哟哎哟,一边上二楼去找明先生明太太。

先生,太太,太太诶,大小姐她——又跑啦。

 

【2】

明镜在教室外面看了一会儿,发现屋子一角聚了一小堆人,正中围着的可不就是她的好弟弟明楼。明楼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领口扣子解开两颗,袖子卷起来堆在手肘,好不潇洒的模样,他来回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然后拿着方手帕往自己手上一盖,揭下来的时候手中就多了一朵嫩红色的玫瑰花。

周围的小女生发出惊叹的呼声,明镜在教室门口站定一喝,明楼,你出来!

明小少爷手一抖,手帕包着玫瑰花一起给掉到地上去。

 

【3】

姐,我是真的不冷。明楼在走廊里一边搓手一边说。

明镜瞥他一眼。

明楼接着说,姐,不信你看外面太阳多大,多暖和。

明镜真的顺着看过去,窗外乌蒙蒙一片,像洗染了色的旧布料一样,不透亮。

明楼在嗓子里干笑了两声,姐,我其实——

明镜猛地打了个喷嚏。

她出来得急,只穿着一套黄色的短衫短裙,小羊皮鞋蹬在脚上,只管漂亮不管保暖。明楼从明镜手里接过大衣,一边笑一边抖开给明镜披上,等大衣展开时他才发现衣摆那儿湿了一大块儿。

姐,这里怎么弄的,外面下雨了?明楼一边抹平衣褶一边问。

明镜想起那个被自己拎了一路的铜水壶,眼睛盯着明楼头上悬着的“团结友爱,勤奋上进”几个大红字,装作没有听到。

 

【4】

爸,这是这学期的成绩单。明楼把一张薄纸交到明先生手里,明明是很在意的样子,余光都不知道扫了多少眼,却还要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派头,轻飘飘地随手一递了事。

明先生接过纸粗略地扫了一眼,放在茶几上。

明楼鞋尖儿蹭蹭地毯,站在那儿没动。

明太太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见小少爷在那儿旗杆似的杵着,明先生还在沙发专心里读报纸。明太太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把茶几上的纸拿起来看了一遍,开心道,哎呀,咱们明楼成绩是学校第一呢。

明先生嗯了一声。

明太太赶紧冲着里屋招呼,桂姨,桂姨,今天我高兴的呀,晚上咱们吃鱼,就按小少爷爱吃的那个做法来,晓得了吧?

明楼心里这才好过一点点。

 

【5】

等着明楼上了楼,明先生才放下报纸,问明太太,明楼真的是第一名?

明太太把成绩单一抖,指着说,喏,学校第一呢。

明先生连点三下头,这样好,这样好。

明太太把成绩单一收,哎,哪个不是不瞧不上眼的?

明先生板起脸说,我是怕他骄傲。顿了下,又说,收起来作甚么,再给我瞧瞧。

 

【6】

明楼的成绩单一直被明先生小心夹在账本里,这个秘密直到许多年后明楼整理书房时才发现,他的奖状,他发表的文章,他十六岁之前每一张的成绩单,全都在。

明楼捻起来一张,纸张压了太多年,风化得厉害,千小心万小心还是碎掉了一角。

他掸了掸掉落的纸屑,轻得像掸去那些同样留不住的岁月。

 

【7】

明楼送给过明镜一只琉璃金丝雀。

不是什么外国货,是他从旧货街里淘出来的,不值几个钱,可模样却好看。他把流光溢彩的小鸟放在明镜掌心,明镜拿起来看了看,问他,什么时候买的?

明楼心说,糟糕。

明镜一眼看破他的小伎俩,问他,是不是又逃学了?

明楼回得理直气壮,逃学是逃避学习,那些东西我都会,不需要学习,怎么能算逃学?

明镜不上当,作势要上楼找明先生告状。

明楼赶紧服软,他垮着眉眼去拽明镜,姐,诶——姐姐,我是看你生日快到,特地给你选的,我明楼从不乱送女孩子东西,要送,只送家人。

不知哪句话劝住了明镜,明镜问他,只送家人?

明楼承诺,只送家人。

明镜说,那你也不能逃学,逃学是态度问题,少来跟我打马虎。

明楼一叹气,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块手帕,明镜一看那帕子就瞪圆了眼。

姐,你的帕子那天落在爸的书房了,我替你收了起来,可我怎么看见这帕子一角绣着一个——

明楼话没说完,明镜伸手就要夺,十五岁的明楼已经比十六岁的明镜高出来一截,轻松一扬手就给躲了过去。

 

【8】

下午茶时间,明太太坐在花园里,明楼明镜分坐她左右。

明镜以后要作甚么?明太太一边剥桔子一边问。

明楼替她回答,姐以后要嫁人。

明镜蓦地蒸红了脸,呵明楼,你不要胡说。

明太太将橘子从中间分开,各递给两人一半,小孩子家家,谈什么嫁人娶亲的,早呐。

明镜说,我今年十七岁,不是小孩子了,明楼才是小孩子罢。

明太太又问,那明楼要作甚么?

明楼说,出国读书,师夷之长以治夷。

明镜驳他,悠悠故学千载,难道不足用?

明楼回道,当今中国,内忧外患,久病缠身却讳疾忌医,河山虽未飘零,但颓败之势已然阻不可挡,国人大多仍旧盲目,读书若能救中华,国军百万长枪大炮岂不是——

他话说一半忽然收住,两人一齐抬眼去看明太太。

明太太笑问,那明家的产业呢,你们两个人全都不要啦?

明镜说,家里还有明堂哥——不,还有爸爸和您呢!

明太太拉住明镜和明楼的手,握在一起,说,是啊,你们两个只管往前走吧,后面还有我们。

 

【9】

那天的落日特别红。

明镜捧着两张黑白照片走在前头,明楼跟在她身后。

他低头盯着明镜的影子,她的剪影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挺直而冷硬,她的步伐是那样稳,走在自己前头,在人群中替自己开出一处落脚之地。

他们两个终于走到人群的最高处,明楼站在台阶往下看,所有人的面孔都模模糊糊,他听到明镜说,只要他们姐弟还站着一天,明家就一天不会垮。

她说,想要趁乱瓜分明家的人,除非踩着我明镜的尸体走过去,有胆量的人,现在就可以站出来试一试。

他的姐姐穿着长及脚踝的黑色旗袍,明楼没由来地想起明镜那条黄色的短裙,跑得急了,裙摆会掀到膝盖上面,老管家会哎呀哎呀地叹气,可她从来都不在乎。

明镜又问,我给不服气的人最后一次机会,你可以站出来。

人群中一片寂静,没人往前踏出一步。

明楼终于松开口袋里的手枪。

 

明镜第一个跪下,接着是明楼,最后是身后几十双膝盖齐齐跪地的声音。

明楼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再站起来时,他看见地上映着双一模一样的影子。

那是他与明镜。

 

【10】

那天没人问明太太以后要作甚么。

如果有人问了,明太太会说,她希望她的明镜,她的明楼,一直是这般长不大的样子,她的大小姐和小少爷会永远在自己身边,生活富足而轻松,他们的笑声不会从明公馆里散去。

 

她想过一辈子这样的日子。

 

【9】

明楼后来见过一次那个男人。

在咖啡馆,那个男人掏钱的时候带落了一块手帕,明楼正巧在他身后排队,就顺手替他捡起来,男人简单说了句谢谢,把手帕仔细叠起来放进西装贴近胸口的袋子里。

那个“风”字果真绣得不精细,明楼心说。

 

【8】

明诚在等明楼过来接他。

因着有些急事儿要处理,明楼被耽搁得有些晚,等到了学校门口他才发现,偌大的校园竟只剩下一个明诚还站在门口。

明楼紧走了两步,明诚遥遥看见明楼,双手拽着单肩书包的带子一颠一颠地跑过来。

明楼摸摸明诚的头,问他今天上课怎么样。

明诚老老实实地说,听课听得很认真,不懂的地方都记了下来,等着回家问大哥。

明楼牵着明诚的手,不知怎么,忽然问他,没有逃课吧?

明诚摇头摇得简直要掉下眼泪,说没有,我每一节课都有在听,真的,我没有骗大哥。

明楼自觉惹了祸,赶紧把明诚抱在臂弯里,拐到另一条街上去买糖炒栗子。

 

【7】

明楼一回到家就听到屋里明镜在同明台讲话。

明台站在客厅里,明镜坐在沙发上,拿手指肚一下一下去戳明台的小脑瓜儿,边戳还边说,你真是长能耐了,小小年纪就知道逃课,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明台被戳得摇头晃脑,却还是一副不知愁的样子,奶声奶气地说,我逃课是去给大姐买生日礼物啦,大姐你看——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儿巧克力,上面还印着法文——大姐,我可聪明了,老师讲得太简单啦,我全都会,所以不能算逃课,再说了,我的巧克力只送给大姐一个人!

明台理直气壮地补充道。

明楼赶紧领着明诚去厨房洗手。

明镜被明台气得直笑,拿了糖过来,紧紧攥在手里。

你啊你,明镜说,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6】

明诚费了好大劲才把小阿香抱在怀里。

明镜下楼的时候就看见明诚抱着乱蹬乱踹的阿香,急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明诚也不知是不是追着阿香跑了太久,脸上蒸出一点儿血色,回道,大姐,是阿香在和明台玩捉迷藏。

明镜一下子笑了,说,那你让他们玩呀,抱着阿香作甚么?

明诚露出点儿不好意思,大姐,阿香穿着裙子,又这样跑来跑去,家里人多,不好的吧。

明镜这才后知后觉,从明诚手里接过阿香自己抱着,嘴里说着,哎呀,这孩子真是,小姑娘家,一点都不注意的。

是啊,正巧明楼从书房出来,接话道,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5】

明楼许久不曾做梦。

梦里他又回到明公馆,明太太坐在花园里喝着下午茶,招呼他与明镜过去吃橘子,他动了动脚步,日头忽然就迅速沉了下去,午后倏然变成了黄昏,于是明楼跑了起来,像要跑过这时间一样,拼命跑了起来。

可是落日还是变得特别红,只剩明镜站在很远的地方和他招手,她的鬓角已经白了,却还是像以前一样叫他,明楼,明楼,你慢一些,不要摔着了呀。

他喊明镜,姐,姐。

 

明楼睁开了眼。

明诚坐在他床边,很安静地看着明楼,明楼动了动,发现他握着明诚的手。

阿诚,他说,我是不是老了。

明诚低头去吻明楼的眼睛。

 

【4】

开春的时候他们翻新了后院羽毛球场,又新开出一块儿地做射击场。

明诚是明楼一手带出来的,徒弟毕竟不如师父,明楼赢了明诚两枪是理所当然,只是没料到最后被王天风压了一头。

明诚在一旁看着,明楼是说什么也不想输的,偏偏王天风今个儿准头好得很,衬得他那飞扬跋扈的性子更加惹人厌。

明楼笑笑,对明诚说,阿诚,去给我们泡壶茶来。

等明诚端着茶水回来的时候,明楼已经赢了王天风四枪,明诚由衷夸赞道,大哥好枪法,听说王先生在军校的时候还没输给过别人呢。

明楼面上不露喜色,还是平素那副内敛又稳重的样子,谦虚道,运气好一些罢了。

于是明诚更加觉得明楼深藏不露。

 

【3】

明诚去倒水的功夫,明楼忽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方手帕,说,那天我看到一方帕子落在我的书房,我就先收了起来,后来我看见这帕子一角绣着个字——

王天风去夺,叫明楼一扬手给躲开了。

 

那一刻明楼觉得自己其实根本一点儿也没老。

 

【2】

早饭时候,明台最迟一个下楼,手里好像还握着什么东西。

明镜看见了,问他,明台,是拿着什么呀?

明台把手往后背了背,梗着脖子说,先说好啊大姐,我不是故意进你屋翻东西的,我是真的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的,你可不许打我。

明镜好笑地看明台一眼,说道,你说罢,又拿了我什么东西要去送给别家姑娘啊?

她一个“又”字逗得明诚偷偷在饭碗后面笑。

明台急了,说,大姐,这个姑娘不一样!她——我——我,我不跟你们讲!你们除了笑话我什么都不会,我去找我同学说去!

去找同学可以,把大姐的东西留下。明楼不紧不慢地说,明台瞬间没了底气,嘴里嘟囔着,原来大哥最小气,你看大姐都没说什么。

明台把手拿到前面来,摊开掌心,是一只流光溢彩的琉璃金丝雀。

明镜和明楼看了那只金丝雀许久,忽然一同笑出声来,明诚明台不知所以,迷茫着对视了一眼。

明台啊,那姑娘叫什么呀?明镜问道。

叫于,于曼丽。明台回答,明明平日里最能言善辩的一个,此刻嘴里打了个结巴,脸也红了起来。她特别漂亮,又会唱歌又会跳舞,所以我想把这只金丝雀送给她。

你们年轻人哟。明镜笑着把那只琉璃小鸟揣进了明台的口袋里。

 

【1】

初秋时候,明言藏在花盆后面的大衣被明念给翻了出来,于曼丽知道后从下午就一直坐在客厅等着儿子放学回来。

放学时候明言估计是在外面花盆那儿没找着早上藏住的大衣,知道是事情败露,只得垮着眉眼进了家门。于是于曼丽追着明言,明台追着于曼丽,小女儿明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追着爸爸跑,四个人在家里足足转了三圈才停下来,把明镜绕得头晕眼花。

明言最怕王天风,最后还得王天风虎着脸问明言,这是谁教你的?

明言直接供出来,是大伯教的。

明楼还在二楼看着热闹呢,这一下火烧到自己身上,他也不急,坦然为自己开脱,我哪里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明诚在明楼身后说,明长官可以啊,玩心不减,越活越年轻。

明楼不语,只是笑着看明诚。

直到明诚被盯得也跟着笑起来,抬手去拂明楼的眼,问他,想什么呢。

 

整个明公馆灯火通明,楼下闹哄哄的,笑声一声叠着一声,久久没有散去。

 

 

 

“我想过一辈子这样的日子。”

 

 

【完】

 

 


另一版楼诚/台丽中心请走》》

《小日子》



实力懵逼  就是这句话

情人节之夜

群里难得这么早就没人。
我跟琰琰第一次婚后开撕竟然没人围观。末了还得自己发lof。。
我俩拼命在那对戏,私底下却笑成傻子
好啦  只是纪念下 
琰琰,情人节快乐~mua

把我自己给萌倒了~

收藏夹君:

图/澈总

授权转载

[cp]#琅琊榜# #蔺晨# [粉鴿(?)]粉色系可以啊可以的喔喔喔[害羞][害羞][害羞]!!!!!!!!!!!!!!!!!!!!!!![/cp]

哇,我以为澈总不画了呢,非常春天的小阁主啊!

等等  我竟然当爹了??前晚才结婚  现在就当爹,,我这是喜当爹??? @宝宝心里苦 出来聊聊

明诚:

大哥送的,自然什么都是好的。Je t'aime

各位白色情人节快乐~

才不会放弃呢:

 节日福利《白色情人节》#楼诚衍生# 

情人节好象与虐狗更配哦   (,,• ₃ •,,) 


白色情人节

上午没在线,群里的进展就快看不懂了。楼太高,果断不爬 
嘿,今天白色情人节,一对对夫夫,情侣们节日快乐
琰琰,咱前天结婚后到现在都还没见面,你再不回来我就该脑补一出你一直拿我当替身然后新婚之夜甩了我的大戏了。。今晚是不是该现身了?我继续忙去了  晚上约会吧~
(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入戏挺深的?反正我一看到蔺晨萧景琰这几个字就心跳加速,看到我们的故事就自动代入了,看到你们的故事都直接代入你们了。)